“没想到他工作认真起来,还蛮好看的。” 摄影棚里道具什么的到处都是,非常杂乱,夏眠站在一个不会妨碍到别人工作地角落,盯着那个架着摄影机器的男人,嘟着嘴自言自语道。



搭起来的布景里面,毕明聿平时吊儿郎当全都收敛得不见一丝的踪影——偏长的头发被抓到后脑勺用皮筋箍起来,少了垂散的发丝,呈现出来的五官立体得有些锐利。皱的像咸菜一样的衬衫袖子被挽到了手肘以上,露出精壮有力的下臂,整个人散发着与平时完全不一样的气息。两掌托着看上去非常沉重的灰黑色相机,脸上的表情是夏眠没有看过的专注,微皱的眉峰下,眼睛闪着犀利的光芒一瞬不瞬地投注在那个躺在沙发上的女模特身上,修长的双腿不时地移动位置寻找合适的角度。



这样的毕明聿是夏眠未曾看过的,虽然站在这个隐蔽的角落只远远看到了一张侧脸,可是看到这一面的他竟让她莫名地有些心跳加速,甚至,她有些羡慕起那个现在占据了毕明聿全部心思和双眼的女模特。



“啪啪啪!”不被察觉的角落里传出轻微的声响。



夏眠一只手盖在右颊畔,嘴里喃喃低语:“你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what’re you doing?”耳边突然响起带着笑意的询问,夏眠转过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高大的外国男人站在了她旁边,棕色的头发,肤色带着不同人种的白皙,成熟稳重的脸上深邃的双眼微眯起,含笑地正望着她。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站在这里,但是夏眠还是礼貌地回了一抹浅笑,带着一丝丝的尴尬,答道:“eh,nothing, just a mosquiito!”



男人了然地笑了,一排整齐的白牙煞是好看,很像某个人的笑。



熟悉的笑弧或许就是因为很像那个人,那是让夏眠最不懂得防备的,竟然一时看得有些出神。



可爱的呆愣表情让站在她前面的男人轻轻地笑出声来。



"You’re so cute,lovely girl.May I have the honor to invite you to dinner?"醇厚的嗓音吐出非常绅士的邀请函。



“咦?”不在预期内的邀约,夏眠慌神得喊出自己母语的语气词,圆亮的双眼带着惊讶望着身前的陌生男人,不知要如何应对而手足无措的杵在当场。



他说的英文她都听懂了,可是,外国人都这样出其不意地邀请陌生人吃饭的吗?



"eh,sorry, I……"不安的双眸左右漂移,声音蚊蚋。



就在她在这个角落里窘迫不安的时候,布景那边的摄影工作结束了,原就喧闹的摄影棚变得更为生气腾腾,夏眠紧张地扭头,慌乱的眼神搜寻着某个身影,迫切地希望带自己过来那个人可以把她解救出这个困境。



不过,无论她预期会看到什么样的场景,绝不会是眼前这一幕。



刚才穿着性感露背礼服的女模特,此时此刻整个人挂在了毕明聿的身上,粉白的玉臂紧紧圈围在他的后颈上,呼之欲出的胸部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胶着在一起的两人的双唇,密密实实地,正贴在一起。



而那个享受着艳福的男人站在原地,完全没有推开的意思!夏眠一双眼睛瞠圆了瞪着那个一动不动的男人,心里熊熊地烧起了自己也不清楚缘由的怒火。



她僵硬地将视线抽离,转回头甜甜地朝身前的外国男人一笑。



“of course, why not?”然后在男人绅士地留出臂弯时,笑着将柔荑伸了过去。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题目: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2009/04/09 23:39] | 小桥段
引用:(0) |
下了课,教学楼区一下子便蜂拥出大群大群的学生,一时间,原本空旷安静的室外变得嘈杂、喧闹,非常拥挤。



夹杂在人群中,阮恩琪手里抱着厚厚一本书还有夹着笔的一本笔记本,站在靠墙的花坛边上。相比于下了课心情亢奋的周遭学生,脸上是无可无不可的百无聊赖。



“小眠好慢哦……”嘴里嘟哝着,眼睛无意识地四处张望。



熙攘的人群热闹烘烘,不时的有人从身前走过遮挡住阮恩琪的视线,可是不意间,不远处一抹一闪而过的身影让她忽地转过头,焦急地搜寻着。



在再次捕捉到那抹身影时,还没来得及思索她的脚已经先一步行动了。清亮的眼睛执着地锁在前面穿着浅咖啡色毛背心的男人的背上,加快的脚步也紧紧地追随着。



男人的跨幅大,走得又快,这让跟随在后面抱着书本的阮恩琪追得有些吃力。而且他不时地穿过身旁的学生,不算很高的身形偶尔还会隐没在一群运动型的男生中,每次都让阮恩琪差点以为自己就这样跟丢了而露出焦灼的眼神。



阮恩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追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只是在她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还没思考之前,她的身体已经自有意识地跟上来了。只是因为想看着这个人的身影而已,就算只能从后面这样远远跟着她都努力地追上来。



“老师……”距离越来越远了,就算她的脚步已经比平时快了几倍,可是还是追不上,前面咖啡色的身影越来越远了。一直梗在喉咙里的字眼,最后只化成了清浅无奈的低囔,酸疼的脚慢慢地缓了下来,停在了路边。



“嗡……”贴紧大腿的手机嗡嗡嗡地突然震动起来,阮恩琪这才想起了自己忘记了还在教学区的夏眠,急忙地把书放到路边的小台阶,掏出兜里的手机。



“小眠对不起!”一接起电话,她马上先认了错。“……没有啦,我刚才看到老师了,所以,就是,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我就跟过来了……嗯,我在图书馆附近……好,我在这里等你,掰。”



挂了电话,视线又下意识地飘向刚才男人离去的方向,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阮恩琪你是笨蛋!”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题目: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2009/04/09 23:33] | 小桥段
引用:(0) |
不想还回去。



盯着紧抓在双掌间的光碟,阮恩琪漂亮的双眉微皱,粉红的双唇也不自觉的紧抿着。



手里的光碟是江泊言借给她的,因为是他给的,所以就算已经看完了,但是她不想还回去。可是这一周如果按往常一样去找他没理由压着这张碟不还。



干脆这一周不要去问问题了,下周才去。



可是到了下周她知道自己一定也是不想还的,而且这一周不去,就少了一次机会了。



因为要找到借口才可以看上去光明磊落地去找他,所以阮恩琪每次都会拼命地翻课本找习题里不明白的地方,然后在每周五江泊言的接待学生时间里,捧着一大堆的问题跑去了他的办公室。



虽然每次都是抱着这样不可告人的目的前去,可是每次江泊言开始他耐心详尽的讲解,阮恩琪就会也跟着很专心地听讲。因为如果不专心点,一不留神如果露出了自己的情感就不能再来了。所以每次她总是很认真地听着,在偷来的这段时间里,偷偷地藏起江泊言说的每一句话——就算只是枯燥的讲解也好,只要是他讲的阮恩琪都会小心的藏起。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这样动机不纯的自己很可耻,可是不能自拔,每周只有一次的上课时间根本不够,她想要多些接触他。所以即使觉得可耻,但还是欲罢不能地找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去找江泊言。



上一周,在她问完问题后,江泊言从自己办公桌里的抽屉抽出了一张光碟。



“如果你想再深入了解的话,这张光碟也许可以对你有帮助,你先拿回去看吧。”他笑着递过来给她,右边的脸颊露出了每次都会让阮恩琪心跳不已的小酒窝。



看着伸过来的光碟,阮恩琪的视线却落到了夹着光碟的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的长指,一时间心里竟有些紧张,就那样愣在当场。



“阮恩琪?怎么了?”看她一时发呆,江泊言轻声唤。



眨了眨眼掩饰适才的出神,阮恩琪笑笑地伸出手,“啊,嗯,好。谢谢老师。”



在接过光碟时,伸过去的指尖故意地探远一点点,状似不小心不经意地碰到了光碟下的长指,尺度刚刚好,不会让人生疑的触碰,看上去就真的只是不经意而已。



所以江泊言也没有察觉,只是很平常地收回了手臂。



微凉的触感,只维持了不到两秒。



阮恩琪的心里,刚才还因为短得不能再短的接触而小小地颤动的心情,随着离去的指温也跟着嗖的冷落下来。



可是,还有光碟,老师借了光碟给她。所以阮恩琪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光碟收进包包里,开心地道了别。



光碟在第一晚就已经被她看完了,因为很激动,所以当晚就拿出来看了。



可是看完后她却不想还了,一想到这是江泊言的所有物,她突然就想占为己有了。虽然有了这个想法的瞬间就马上唾弃自己的卑鄙想法,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想占有。



这样的心情在上完江泊言的课后,愈加地焦灼,所以现在才会抓着手里的光碟苦恼地躺在宿舍的床上。



虽然想过可以去买新的碟糊弄着还回去,可是这样的碟在市面上很难找的到。



想不到方法,阮恩琪烦闷的转过身趴卧在床上,将自己的脸迈进旁边整齐叠高的被褥里。

“呜……”可恶,以前看着周围有女生收藏喜欢男生的物件时,自己还满脸的不屑,可现在的自己不就在做着让自己不屑的事情嘛。



just阮恩琪的小桥段,请等待慢慢无绝期的铺展吧。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题目: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2009/04/09 23:28] | 小桥段
引用:(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