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T。。。。。。。。。
好早之前,在上学期末了吧,那时给一个高中一直到现在的朋友过生日,两人在某家餐厅里耗了整整一下午,我还很没形象地在人店里就这么昏睡过去||||||||但是那餐厅很舒服很自在,不像一般西餐厅那么拘谨,爱干嘛干嘛,更像是给人打发时间的休息地。

于是那天走之前便约好了说下次去尝试她家那个英式下午茶,打发打发时间,玩笑着便定在了这个白色情人节。

其实什么节日的对于我们来说都挺名义上的,只是方便我们找个名目抽个时间出来唠个嗑,嚼下舌头。

话题无非是谁谁谁,谁谁谁,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用琐碎的事情来不深不浅维系一下得之而幸的感情。

最近有了男人的她理所当然地便成了话题之一。听她讲讲最近的计划啊,讲讲身为女友做的事啊,被我吐槽戏谑着说【不久前还在担心自己没有身为人家女朋友的意识自觉什么的,现在不是挺有的嘛,我听着还觉得想不到你这人这么会玩浪漫呢】,于是对面抿了抿嘴只是瞥过来一抹娇羞,啧啧,热恋中的女人啊。

前不久还一起寡人着,转眼我又是形单影只了=v=

便聊起这个寒假疯狂被逼恋——娘亲,舅母,舅舅们,姑姑们,阿姨们,姐姐们,哥哥们——【交男朋友了没啊】

摇头说没了还不是尽头,还得追着你问【真的没?不要隐瞒哦】,要不就是【哎呀,都这么大了,也该找了,要求别这么高】,一句句地砸过来,于是每次都被追得满头包地乱串。

其实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现在找,不明白为什么皇上不急太监急,为什么觉得我就是嘴硬强撑。

我跟友人都说,其实这个时期急于拍拖的大部分还是寂寞或者怕寂寞的人,想找人陪,或者想找人好好疼自己。但是对于我来说,我不怕一个人,我也没寂寞到需要有人来给个温暖或是给个甜蜜,现在的状态,我是一个有家人友人美人便饱的超级好养米虫人。所以我没有那份超级的需求,为什么我要为了莫须有的需求去将就来一段船过水无痕的所谓恋爱回忆||||||||

一点都木需求。。。。。。有她们每天围着身边聒聒噪噪地吵上几句吐槽几句都已经够填满一天、两天,一周、两周,一个月,两个月……

于是我可以接受她们耍白痴可以接受她们吵吵闹闹,听她们嘻嘻哈哈自己跟着嘻嘻哈哈,但是我万不能接受聒噪毛头男|||||||||所以说饶了我吧||||||||木有需求|||||||

我想留着我的纯洁少女心给樱井型大叔||||||||||【发梦才有的吧|||||||||

山谷回音一万遍【大叔才是我的耐|||||||||||||||||||||||||||||||||||】……………………

自我吐槽恶喷一下。。。。。深夜发梦说胡话了囧TZ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3/15 04:23] | diary
引用:(0) |

NoTitle
-
メッセージをどうぞ

噗~
Hana
全文我就被那个“木有需求”弄到笑的花枝乱颤了。。。
原谅我联想过度丰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可是你们家说明都很关心你的耶!既然如此,你其实也可以先找一个试试水,毕竟想最后找到一个疼你的人,还是需要进行不断的尝试和练习的噗~~
加油吧,可爱的小米虫~灭哈哈!XD

NoTitle
hachi
阿喷,OJL OJL OJL我擦,hana酱内XE了。。。

OJL去找谁试水啊。。。。。。望眼四周都没有我爱的无口男。。。。。

> <被赞可爱了,嗷

NoTitle
啊哈哈哈!木需求==||||这时候这种问题好普通。。。好的不见烦人的也不是少。咳咳
小蓉被大叔推倒的时候也是毫无自知的= =。。这个叫所谓缘分也好,捂嘴笑。。

啥时候内的矢车菊会开自己怎么会知道。。哈哈哈

留言:を閉じる▲
什么什么的,最讨厌了=皿=
所谓的有口无心,所谓的一时情急,所谓的。。。。。。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啊,为什么我总是学不乖,为什么我老是心急口快,明明平时总是慢半拍。。。。。
“你的签名我越来越看不懂了啊”
“之前又说作业啊什么的,是学习压力大么”
——哎呀,那是我自己生活周围发生的事,你当然不知道啦
——那些只是写着玩发泄发泄的啦,你那么认真干嘛

然后说完便又咯噔一下自觉自己似乎说错话无意中伤到她了——
自己的女儿,然后被说她的生活自己不了解很理所当然。关切的话被说成太认真。
连我自己说出口之后都觉得这让做母亲的她多么情何以堪。
可是我却说不出一句“对不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变得这么别扭的性格,明明以前会很坦率地拽着手臂哀哀说着“对不起嘛”“妈妈我最喜欢你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这两年多的两地分离生活?不,时间应该更往前推一点,在高中时明显就很少话了,因为每周只有周末的相处?似乎还要更往前推,但是具体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もう.......总之,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这么不贴心的破棉袄,どしよう,どしよう,どしよう.......
如果可以。。。。或许那个时候不应该答应的。。。。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2/02 01:12] | diary
引用:(0) |

yili
-
あっ—亲爱的hachi~现在才发现乃的博正常了~腐摸~
偶的大亲友于是写了这一句话治愈了我~~于是么经过那孩子还是帖出来给乃看~~OTZ

【——妈妈嫌弃我到处跑,嫌弃我老看书,嫌弃我穿着随意,嫌弃我素面朝天。妈妈嫌弃一个真实的银银。她不喜欢我,她只是喜欢自己的女儿而已。】



NoTitle
hachi
嗷,抱yili酱
俺废柴地现在才知道它恢复了囧

啊啊,内亲友妈妈嫌弃的俺娘估计很喜欢,喷

不过最后一句真的很治愈TUT虽然俺还是觉得俺老伤妈妈心

留言:を閉じる▲
新年伊始,学期尾巴,我像陀螺般转得如此销魂,啊哈哈。。。。。。
把要做的事列个表|||||||
8号以前——广策、广设、广创三科大作业、广告效果大作业修改完善
8号——王晓华阿姨的广告效果分析作业演示,作业,研究家电类的消费者行为,挠墙|||||||那天可是劳资的破蛋壳日啊,为毛我的破蛋壳日不是在考试就是在作业中销魂地度过
11号——期末大作业【广告策划案】提案演讲开始|||||
12号——在此之前要拍3分钟的短片,名曰【深圳印象】,12号交给亲耐滴胡刘斌蜀黍|||||||
13号——交数学思想发展史论文,1000-2000||||||
14号——先秦诸子期末测试,就啃资料吧|||||
15号——王晓华阿姨的期末课堂小测试,天知道这小测试要出什么题,讲课就一直强调广告效果分析多重要多重要,但是却么教到底要怎么做广告效果的分析,再挠墙|||||于是再次啃资料吧
到此,新年伊始总算有空喘口气了,泪

然后或许,也许,可能,大概,应该,嗯,在这中间喘气的空当,跑去码码下期的天然专题,唔= =

接下来
26号——该死的陈丽娜姐姐的销售管理期末测试刀口刀,明明点了几次名,做了那么多次大作业,居然还不放过我们要来个期末大测试,刀口刀,刀口刀

呜呜,人家25号都考完去哈皮了,我还要26号独留宿舍,凄苦笑

最后,望上面的行程表,对于我来说,好惊悚啊|||||我果然如陀螺般销魂啊,哈哈哈。。。。。


追記を閉じる▲

[2010/01/04 23:03] | diary
引用:(0) |

No title
小夭
腐摸销魂旋转的陀螺!加油~~~~~~~


哈哈
hana
哈哈!你好销魂阿……我看了你的日程表,心里多了些安慰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可以安慰自己我不忙了哈哈哈哈哈哈~~~(欠拍的某H)

留言:を閉じる▲
现在的

圣诞节,出去庆祝?庆祝什么呢,这个并不属于我们的节日。
不过又是一个出去吃吃喝喝逍遥打滚的借口罢了,大摇大摆揣着银兜,杀气腾腾地直奔肉而去。
曾经轰隆轰隆,像开着加强引擎的火车那般喧嚣着穿过大街小巷,一字排开,围成圆圈。
现在,剩了那么零零星星的4个人。
心酸么?抑或觉得有那么一丝悲凉或是苦涩?
不,我们依旧笑得洒脱,吃喝得毫无形象。
纵使感叹着——唉,当初那么浩浩荡荡的8个人,现在却独留了4个人的小分队。
却也觉得,该去则去,那些离队的,抑或是被我们这些小肚鸡肠的小女人所疏离了的
或许,是我们不同路,曾经,同路。那也就够了,至少曾经相偕走过。
而依旧停驻眼前的这些可爱的笑靥,即便走过了纠缠、别扭、猜疑、恼怒,仍然咧了嘴没有隐藏地笑着。

剩余的4人到底能走多远?
唔,每人尽最大努力把脚向前迈开
像接龙一样往后连上,那也还能走上2米远,吧?
不管怎么样的路,现在能一起走就够了。

过去的

曾经,也曾豪气万丈地像许与山盟海誓般,彼此约定
——以后毕业了也要经常一起出来吃吃饭,喝喝咖啡哦
憧憬抑或幻想着某年某月某天,我们依旧在,一起。
可现在,言语尚未消散,时间和空间却磨淡了曾经的约束
电话越来越少,聊天的次数由曾经的每星期一次,渐减为一个月一次、两个月一次……
还不曾真正的出了大社会,拉紧的手却已经被冲击得松垮

未来的

但是,至少现在,你还会软软地唤一声“邱~”,你也还会久久地约我出去喝杯茶也好,吃个布丁也好,而你,甚至会猥琐地对着我直言不讳你现在看的AV也换口味了啊。
这一些,都还存在着,即便在空气中脆弱地有些摇摇欲坠。
那也就够了。
不管你毕了业,过了几年后,是否还真的记得曾经的约定,
或者是否还真的能记住曾经在你身边存在过我,
而我是否也会记得你,
可是,我们真的曾经说过“毕业后要常常一起出来聚一聚哦~”


追記を閉じる▲

[2009/12/26 05:22] | diary
引用:(0) |

——喂
——喂,在哪里啊?
——车上呢
——今晚回来上课?
——嗯,在赶回去
——下雨了哦,带伞了没?
坐在靠窗位置,窗外,天灰蒙,却未见一丝雨,浅灰的水泥路上没有濡湿的痕迹。
——诶?没有啊,地上都是干的
——可能你还没走到下雨的地方吧,这边雨很大呢
——天,不会吧,我没带伞啊
——没带?
——嗯
低头。
——那我待会去接你吧
——……
あたたかい
——好,我到的时候还在下雨的话打给你
——提前打给我,你看还会下就打给我
——嗯

本当に優しいね,私のmomo……な,有難うね

【有些話用中文真的好難為情呢啊,捂臉】


追記を閉じる▲

[2009/12/16 01:04] | diary
引用:(0) |

No title
pear
有朋如此,夫复何求……(啥!

No title
hachi
噗,啊哈哈哈哈,按照我们定义的JQ模式来说,俺确实是她的夫了啊哈哈哈【殴!

不过真的好感慨【有朋如此】啊,俺圆满了,内牛TTVTT

No title
小夭
哇!围观下あたたかい。。。。梨酱说的好啊,俺就看成了“有夫如此,夫复何求”(殴——)

昨天风雨交加的好冷啊。。居然有人如此温暖,阿弥陀佛~

No title
hachi
搂内,俺滴心肝内也一直很温暖俺啊,啊哈哈,老给俺塞满【喷!


Rin
=U= 哎哟喂啊~~~怎么像描述你外遇状况的情景一样呢···嘛嘛··友情就是这么美妙的东西~~~另,谢谢的那句日文一般不写汉字···


hachi
喷!!外遇OJL

哈哈我知道一般不写汉字,不过之前看一部漫就跟着写了喷

留言:を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