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叔!”毕明聿刚进门,才在玄关脱鞋,一个软软暖暖的小身体便扑了上来,胖胖的手紧紧圈住他的小腿。粉乎乎的小脸仰起,朝他绽开一朵纯真无害的小花,圆黑的大眼睛则眨巴眨巴地望着他。“我们回来啦!有没有想朝子?”



回到这里就会被妈咪强迫说中文的佐藤朝子,5岁,跟随父母毕明珊和佐藤治长期住在日本,每年夏天一家人会一起回外公外婆家。



虽然只有5岁,但长得如瓷娃娃精致的小家伙天真可爱,光芒四射,又拥有着虏获人心的甜美笑容,每次一回来都把全家人迷得昏头转向,围着她团团转。



上一个夏天毕明聿就被迷昏,不小心让拥有自己手机的小朝子,在他的手机里专门为她自己设定了“jingle bells”的铃声。



毕明聿盯着圆滚滚的小女孩,抚了抚刺手的下巴,唇边扯开一抹奸奸的邪笑。



“啊!”小女孩猜出他盘算的坏主意,尖叫着放开手里环抱着的长腿,想要逃离现场。



来不及了。



毕明聿长臂一捞,将胖胖的小身体从脚边捞起,圈紧在自己胸膛处,下巴开始朝小家伙嫩嫩的双颊直盖来。



“啊!不要!小叔叔不要!好痒!呵呵!好痒!”毕明聿下颚的胡渣扎得朝子咯咯笑地把脑袋瓜埋进他的颈窝处,小手紧紧抱着他的后颈不放。



“嘿嘿!怕了吧。这就是你怀疑小叔叔的下场。”毕明聿在小脑袋旁低低笑着。



按照常理,佐藤朝子的妈妈毕明珊是毕明聿的妹妹,小朝子应该管毕明聿叫舅舅,可是那个小家伙一直都搞不清楚复杂的亲戚关系——她总会问为什么这个要叫“舅舅”那个要叫“姑丈”,而那个又是舅妈姑妈——这些乱七八糟的称呼弄得她脑筋转不过来。



所以,她最后直接全部都统一为“叔叔阿姨”。



而之所以毕明聿这个“叔叔”前面还要加一个“小”字,是因为他比小朝子的爸爸小了三岁。



“好了,来,小朝子,给小叔叔亲一个!”大掌翻过埋在颈窝的小小头颅,邪恶的唇就要盖上小女孩粉嫩柔软的——



一只大手突然从旁边横出来,巴在毕明聿脸上,在从他的臂弯中抢过软香的小女孩。



“呵呵,把拔,小叔叔回来了!”小朝子搂着她的亲亲爸爸,漂亮的双眼眯成了月牙弯。



“请别用你的脏嘴玷污我的女儿。”一个好听的男中音隐含不悦地说。



听到这个声音,被覆住脸的毕明聿不爽地拧紧了眉,抓下脸上的手,显露出来的俊脸奇臭无比,瞪着眼前同自己等高对自己横眉竖眼的男人。



相比身形修长的毕明聿,佐藤治是属于精壮一型的,修长贲张的长腿被质料上乘的牛仔裤紧紧包裹着,上半身宽松款的T恤硬是让棉衫下的胸膛撑起来,只有下摆松松地垂在腰臀处。



向后梳的黑发将他整张棱角分明的脸完全呈现出来,那张挑衅的向右上角微撇的嘴让毕明聿看了最为火大。



“怎么连你也回来了。”他咬牙切齿地“问候”,虽然每年都是一家人一起来,但他就是跟这个叫做佐藤治的男人不对盘。



不爽手中的软玉温香被抢了过去,探出手想抢回来,却被他侧身一闪,捞了个空。



“朝子,来,爸爸帮你消毒。”适才阴沉的气场匿去,男人露出全部的温柔,把小女孩的双颊贴着自己的摩挲了一阵,再次把小朝子逗得咯咯笑才满意地放开。



消毒个屁!居然把我当病毒!自己做那么恶心巴拉就无所谓,我不过是碰一碰就不爽。妈的!



看着眼前故意挑衅的男人,毕明聿气得在肚子里腹诽。



“好了,去找妈咪。”放下怀中的女儿,男人拍了拍她的后背哄道,完全无视身后气得冒烟的毕明聿。“妈咪在厨房煮面喔。”



一听到吃的,小朝子胖乎乎的腿便咚咚咚地往厨房跑去了。



“变态爸爸。”小女孩离开,毕明聿冷冷地丢出一句。



佐藤治转过身正面面对他,细长的眼睛“温柔”地眯起,掀唇。



“变态叔叔,彼此彼此。”吐出这句话,佐藤治径自往客厅的沙发走去。



* * *

“小朝子,小叔叔跟你来约定好不好?”



下午三点,趁着家里人都还在午睡的时候,毕明聿出门赴约前偷偷把小朝子偷渡了出来,只留了张小纸条压在了客厅的茶几上。轻手轻脚关上门后,他蹲下身捏着苹果脸柔声诱哄着小可爱。



“什么约定?”天真无邪的小家伙浑然不觉小叔叔笑得暗藏奸诈,脆声问道。



“呐,小叔叔现在带你去一个有好吃的地方吃你最爱的焦糖布丁,到时会有一个阿姨跟我们一起,你如果在那个阿姨面前叫小叔叔‘把拔’,吃完了布丁,小叔叔再带你去吃麦当当的儿童乐园套餐,要不要?”继续用着温柔的糖衣诱哄,大灰狼一步步地诱引着小红帽。



不费吹灰之力的,小红帽一听到这么多美味的食物,轻易就被收买了。



“好阿!”红苹果的脸上眼睛弯弯,嫩唇弯弯,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一排小牙齿。



完全没有心机的小可爱,大概不知道她这样随便叫人把拔,会让那个亲亲把拔多心碎。



如果门内在午休的佐藤治知道,自己的小女儿只用焦糖布丁还有儿童乐园餐就可以随便被拐去叫人家“把拔”,估计会呕血呕到倒地吧。



而那个拐了他可爱女儿的元凶,最轻的下场估计会被拔了几颗牙,最惨估计会被卸了几根肋骨吧。



“很好,来,盖印章!”趁着变态爸爸不在,毕明聿在小苹果脸上印上自己的唇。



“啵!”小朝子也倾身在他的右颊盖了一个响亮的亲吻。



很好,小家伙很好收买。毕明聿在心里奸笑。



把手中一并偷运出来的粉黄色儿童遮阳帽盖上小朝子发顶,然后将垂在裸露的小香肩的细带拢到圆嫩的下巴处系好,邪恶的大手又摸上来捏了捏红苹果。



满意地露出一口闪闪的白牙,麦色的脸上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可恶,小珊嫁出去后,为什么他还是逃脱不了老爸老妈的逼婚,每次小珊回来就旧病复发。



前几年被他左闪右躲逃过几劫,今年却给他先斩后奏。X的,相什么亲!还说风就是雨,昨晚突然就丢炸弹给他,还用苦肉计逼他就犯,容不得他抗议。



天杀的佐藤居然还在旁边煽风点火推他入火坑。



不过,上有高压政策,他下面自能想出对策来应付。



“好了,我们走吧。”大掌抓过软软的小掌,他站起身,一大一小手牵手,离开了仍在安静午睡的透天厝。



佐藤,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这次,就借你的宝贝女儿给我用用吧,哼哼。毕明聿暗中恨恨地磨了磨牙。



* * *



夏日的烈阳下,穿着泛白牛仔裤和棉白T恤衫的的男人牵着只比自己膝盖高出一点的小女孩,不紧不慢地在路上走着。



快走到前面的咖啡馆时,男人蹲下身,大掌轻放在穿在系带小洋装的小女孩帽顶,柔声叮嘱。



“小朝子,记住刚才小叔叔说的话吗?”



小脑袋点了点,齐肩的柔软细发跟着晃了晃。



“嗯,记住了!”



“好。待会要叫小叔叔什么?”



实战前先做一遍模拟训练。



“把拔!”小家伙顺从地发出甜腻的叫唤。



圆圆的苹果脸在烈阳下走了一段路后,嫩嫩的双颊开始泛着粉扑扑的红晕,煞是可爱。男人捧着她的小脸,又在脸上偷了个秀秀。



“小叔叔最喜欢小朝子了。”



“呵呵呵,小朝子也最喜欢小叔叔!”小家伙也不吝啬的送出甜语,完全忘记了自己正在外公外婆家睡觉觉的爸爸妈妈。



咖啡馆里。宽敞的空间摆放了十几张木质的光亮的方桌,有双人座也有四人座,格局还有装修的格调都很讲究,馆内播的也是轻柔的爵士乐,来这里小啜一杯醇香咖啡的人都闲散地各据一方,慵懒而安静。



毕明聿环顾一周便发现了昨天毕妈妈硬塞给他看的照片里的女人,坐在里边靠角落的位子上,表情闲极无聊,涂着红艳丹寇的长指搅着面前的咖啡。



“抱歉,让你久等了。”牵着小朝子来到桌前,毕明聿拉开椅子把小朝子抱上去后,帮她解开系带脱下帽子,自己再绕到女人对面坐下。



已经先要了杯摩卡的女人闻声停下手中搅拌的动作,抬头,看到落座在对面的毕明聿,一双睫毛被刷得浓密纤长,装满无聊的眼睛突然清亮起来,眼里闪着不会被错认的惊喜。



这个男人比照片上还要帅!



“不会不会,我也才来没多久。”原本心中的不满被眼前俊帅的男人一扫而空,瞬时推翻了发脾气的决定。



可是,当一双眼睛注意到他身旁的小女孩时,眼神充满不解。



虽然她相亲的经验为零,但是就常理来讲,一般相亲都不会有人带小孩来的吧。



而且,据她姑婆给她的信息,毕明聿这个男人没有结过婚啊,也就没有所谓的拖油瓶了吧。那这个小女孩是?



女人正想开口发问,服务生却刚好拿了menu过来。



“要一杯冰拿铁。”毕明聿没看menu直接点,再转头柔声对小女孩说:“小朝子,点什么东西都可以哦。”



“真的吗?”



专注在精美图片的食物里,小家伙两眼都在放光,一听到这句话,兴奋地抬起头。



“真的。”宠溺得可以出水的笑。



小家伙于是专心地拿着menu钻研起来。



“那个,请问她是?”趁这空档,女人问出心里的疑惑。



“哦,她是……”



“把拔,我要一个焦糖布丁,还有这个蛋糕!”脆生生的声音突然道,小脸上扬期待地看着毕明聿,小手指指着其中一幅图片。



“什……什么?”



听到对面那个男人身旁的小女孩喊他爸爸,女人惊吓得碰倒了放在手边的咖啡,黑褐色的液体瞬间便蔓到桌沿,再顺延着往下流。



“喔!我的衣服!”女人迅速地站起身,抓起桌上放着的餐巾为自己的名牌裙子做补救。



吵闹的声音引来咖啡屋里其他客人的注意,视线都往这个角落里投来,服务生也有些不知所以然地走过来。



“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吗?”



“啊,抱歉,我忘了介绍,这是我的私生女。”毕明聿这时摸着小朝子的头,做出迟了一步的解释,然后事不关己地让服务生下单。



私生女?!什么时候说过这个男人有一个私生女?!姑婆并没有告诉她!开什么玩笑,居然有私生女!还把她带了过来,有没有一点诚意啊?!



脑中气急败坏地转着,女人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最后恼极地抬起右手朝对面毕明聿的左颊扇了过去。



“啪!”安静的咖啡屋响起清脆响亮的巴掌声。



“恶劣!”再响起一个女人的怒喊,接着一个倩影刮到门边,气冲冲地开门,离开。



咖啡屋一片鸦雀无声,每个人的目光都错愕地盯着角落的桌子。



打得还真用力啊。头被打偏到一侧的毕明聿舔了舔嘴里微微隆起左内侧,咬到血角了。



“小,小叔叔?”娇嫩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惊颤,“为什么那个坏阿姨要打小叔叔?”



呜呜,肯定很痛,小叔叔脸上都红红的了。



一只软绵绵的小手附上他的左颊,小嘴凑上来在被打红的地方吹了吹气。



“我,我把我的焦糖布丁分给你,还有抹茶蛋糕,啊,还有麦当当的麦乐鸡块。”全部都是朝子最喜欢的东西哦,全都分一半给小叔叔!



“别哭哦,不痛不痛。”小手煞有介事地在毕明聿左颊上摩挲着,小嘴吐出让人忍俊不禁的安慰。



噗。周围桌看热闹的看客忍不住喷笑出来。



“呵呵。”就连刚刚才被人摔了一巴掌的毕明聿也忍不住笑出来。“哈哈,哈哈……”



小朝子,你怎么会这么可爱。



没有辜负小叔叔对她那么好。



“小叔叔不痛,也不会哭,所以小朝子还是自己吃吧。”大掌揉了揉软滑的发顶,婉拒了小家伙的好意。



“真的吗?真的不会哭?”小朝子仍旧有些不放心,大眼睛直直望着小叔叔的眼睛,想看看里面有没有要留出眼泪。



“真的。”他保证。



“先生,你的咖啡。还有小朋友的布丁和蛋糕。”服务员上前忍着笑把咖啡和甜点一一端上桌,然后为了避免自己不小心笑出来快快地离开了。



小朝子一看到桌上精致的甜点,立刻被分散了注意力。



“哇~”



可是小手还在犹豫着是要继续给小叔叔揉揉,还是拿起叉子开吃,一双圆碌碌的眼睛痴缠地盯着两盘甜点。



毕明聿好笑地看着可爱的小侄女,抬起手主动帮她把叉子放进她的小手心。



“快吃吧。”



自动收拢掌心的小家伙终于忍不住诱惑,开心地享受起自己钟爱的点心。



一旁的毕明聿也端起咖啡凑到唇边,脸上是一脸的贼笑。



很好,首战告捷。



* * *



吃完甜点,毕明聿又履行诺言带着小朝子去吃了儿童乐园套餐,不过已经装满甜点的小家伙只吃了两三块麦乐鸡就吃不下了,倒是在附设的小乐园里滚了将近一个小时,才顶着圆滚滚的小肚子,心满意足地跟着他离开了麦当劳里。



仲夏傍晚的路上,闷热的空气还没完全散去,站在路口等绿灯的人们都或抬手或拿着手里的东西,在颊边挥动企图扇去少许的热气。



“呵呵,好饱哦。”毕明聿和小朝子也一起在路口等待,小家伙拍了拍小肚子,呵呵呵笑着。



毕明聿拍了拍她的头,低头宠溺地笑。



“李唯旭,你恶劣!”一声怒吼突然在热闹的人群中爆发。



真巧,不是吗?自己不久前才刚刚从一个女人口里听说她这么评价他。他同其他人一样好奇地转头朝声源探头。



大概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约莫二十岁,扎着马尾辫,穿着衬衣和七分裤的女孩暴怒地抬起脚,往身前手里牵着另一个纤弱女生的大男孩的右脚用力踩下去。



毕明聿看着这一幕,兴味盎然地勾起唇。



他该庆幸刚才那个女人只是刮了他一巴掌,而不是像现在这个女孩一样攻击他的脚。



男生痛得双手抱起脚,单脚在原地直跳,脸上的五官全部挤在一起,身边的女生一脸茫然地跟着他慌乱。



看来,是典型的负心汉剧场。



那个男的太不会做了,毕明聿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摇了摇头。



而肇事的女孩发泄完自己的怒气后,飞快地往他们站的的路口奔来,周围观众的目光也随着她移动。



在她来到几步远的时候,毕明聿挑了挑眉。



“啊,危险!”



“车啊!”



察觉她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众人慌忙惊叫。



在她就要越过他奔出路口时,他长臂一探,空着的另一只大掌勾住女孩的手腕,在腕处略微施力,将她急急地拉住。



“小女孩,不可以闯红灯哦。”



“嗯嗯,妈妈也说不可以闯红灯哦,大姐姐。”小朝子在一旁附和。



红色的房车呼啸着几步远的地方驰过,夏眠吓得怔在原地。



呼。好危险。众人又呼了一口气。焦点随之转移到紧急救了她一命的毕明聿身上。



唉,为什么今天出门总是变成动物园里的动物。毕明聿无奈的摇头无声叹气。



“揸某仔,年纪轻轻,不要想不开啦!”站在毕明聿身旁一个胖胖的中年阿姨忍不住出声劝道。



滴。滴。地上晕开两小块的湿意,但很快又被炽热的地面蒸发了。



滴。滴。滴……越来越多的水珠撞上水泥地,又破碎开来。



“诶?哎哟,偶不素在骂你啦!你怎么哭啦?”好心的阿姨看见这情景,慌了手脚。



红色的灯志跳到绿色,周围的人也便没再有那么大兴致继续观看,大都纷纷跨出了脚步。



好心阿姨见夏眠没有要停住泪水的征兆,摇了摇头也走了。



小朝子在一旁,晶亮的黑眼珠奇怪的仰头看着小叔叔旁边的大姐姐。



唉。又叹气了。



毕明聿没有放开掌心里的几乎跟小朝子一样软的纤手,而是牵着她和小朝子一起往马路对面走去。



只顾着哭的夏眠并没注意到自己正糊里糊涂地被一个陌生人牵着走,只是不时地抬起没被牵的左手抹眼泪。



“小叔叔,你认识大姐姐?”好奇宝宝问。



“……”男人眼睛朝天看了看,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算认识,但又不算认识。”



“哦哦。”单纯的小朝子接受了这样的答案。殊不知自己的小叔叔其实正涉嫌拐骗,在犯罪的边缘。



三人手牵手,来到一个规模不大的小公园。



“哇!有滑梯耶!”才刚刚在麦当劳里玩过的小家伙一见到不远处的滑梯,兴奋得叫出来。



“去玩吧。我们待会再回家。”



“咦?”刚刚不是说要回家了吗?



“大姐姐在哭对不对,我们不能丢下她,对不对?”他指了指还在掉眼泪的夏眠。



“嗯。”用力点点头,非常赞同。



“所以我们晚点回家,你去玩,小叔叔来哄姐姐。”



哦,对哦,小叔叔最会哄人了。每次她哭得很伤心很伤心的时候,小叔叔都能把她哄笑的。



于是小朝子放心地奔去自己属意的滑梯旁,短短胖胖的小腿努力的一级级爬了上去,欢快地滑下来。



接着,夏眠被毕明聿牵着,走到滑梯旁用木板和钢绳组成的简易秋千,又被他按到秋千上——说是任由摆布一点也不过分。



在屁股沾到木板的时候,夏眠突然惊醒过来,双肩紧绷,抬头警觉地看着头顶的陌生男人。



“醒啦?”毕明聿亮出白牙,在夏眠眼里看上去异常邪恶。



“你,你是谁?你想干嘛?”她惊恐地连连发问,刚才还断珠似的眼泪吓得缩在眼眶里。“我,我没钱也没有色给你劫!”



毕明聿摸着嘴,故意用色色的眼睛把她从上打量到下,然后眼睛回到夏眠平平的胸部上。



“嗯,我想也是。”他非常赞同。



“你!”



这个男人的嘴巴超级坏!



虽然话是自己说的,但被这个恶劣的男人一肯定,夏眠却气坏了。



但眼光扫到自己胸前,事实摆在眼前,她顿时又气短。



“你到底是谁啦?”最后只是愤愤地吼道。



“让我想想该怎么跟你介绍……”他抚了抚干净的下巴,做沉思状。



“啊,对了,我是色狼。”他突然放下手,左手在右手掌心垂一下。



这吊儿郎当的样子,还有这痞痞的语气……夏眠觉得自己好像不久之前,在某个地方好像看过,听过。



她吸了吸鼻子,透过盈满眼泪的眼睛看着身前奇怪的男人,努力在脑海里回想着。



麦色的皮肤,修长的双腿,虽然嘴上痞痞地笑着但其实长得过分的帅,还有那很骚包的中长发……



她想起来了!



“是你!那个偷窥别人小裤裤,说日文的怪人!”她手臂斜上45度,食指指着毕明聿的俊脸。



手心长着粗茧的大掌包住那根食指,再将它按压回它的其它四个兄弟里,他挑挑浓眉。



“小女孩,老师还有妈妈应该都有教过你不可以食指对人吧?”依旧是那种坏坏的口气。“更何况,据我所知,我刚才救了你一命。”



暖热的手心温度借由指掌处传到神经末梢,灼烫得夏眠飞快地从男人的大手中抽离出来。



想到自己才刚惨遭失恋,现在又被眼前这个坏男人调侃,她委屈不打一处来,才刚暂停的眼泪又再冲出眼眶,一颗颗滑过粉颊掉在裤子上,手背上。



“可恶!男人……男人都是坏东西!他欺负我,你也要欺负我……什么嘛,这是我初恋耶,居然……居然为了一个小学妹,就,就甩了我。可恶可恶可恶!臭男人!可恶!”



已经语无伦次的她,开始连他和其他几十亿同胞也一并痛骂,毕明聿好笑地撇撇唇。



“两次碰见你都在哭,你怎么那么爱哭。”



他没有恶意,他发誓,他只是单纯陈述自己的观感而已。



可是很明显的,他的本意又被歪曲了。



夏眠睁圆了还在掉泪的大眼睛怒瞪着他。



虽然那眼神饱含怒意,但在毕明聿眼里,却觉得那张哭得乱七八糟的脸蛋可爱极了。



黑黑亮亮的大眼,现在哭红得像小兔子一样,鼻子也是红通通的;凝脂般吹弹可破的肌肤挂着串串泪珠,娇嫩的红唇气闷地抿着。



他看过梨花带雨美艳的哭,也看过风情万种妩媚的哭,但还未看过有人可以哭得这么的……可爱?



哦不,跟小朝子的可爱又不同。



虽然两人哭的样子都很让人想怜爱她,但是不同,她那样子让他很想,很想……很想什么?



他还在寻思答案,身前的夏眠却开口打断了他的思绪。



“爱……爱哭又怎样?!反正我就是爱哭啊,又没人规定……唔!”



就在夏眠掀唇时,毕明聿忽然就知道自己究竟很想做什么了。



他想吻他。



而且他行动了。



顺从自己的意愿,他微倾下身,唇覆上那片娇软。



夏眠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当场当机,嘴唇微张,一双眼睛睁得老大瞪着突然在眼前放大的特写,呆呆地陷在那双深黑勾人的眼里。



毕明聿眼里闪烁着笑意地看着她这呆愣的样子,轻吮着含着的甜美,然后火热的舌趁机长驱直入,企图勾引她的软舌同自己沉陷。



不过,没有成功。



在他湿热的舌碰到她的香软时,她眼睛睁得更大,像受到莫大的惊吓地醒过神,眼底跳动着无措的慌乱。



一双手搭上他的胸膛,突然地用力推开他,死命抵在两人之间。



偷到一点香的毕明聿,嘴角勾着笑,看上去就像一只偷了腥的猫,却又性感得致命。



“你!你!你!”纤指颤抖着指着跟前突然“强吻”自己的罪魁祸首,另一只手捂着充满了那个可恶男人气息的唇,一脸惊吓地望着他,双唇支吾了半天都只是吐出一个单字,双颊胀得充血般红。



突然——



“小叔叔你跟大姐姐在玩亲亲吗?朝子看见了哦。我知道每次妈妈一哭把拔就会亲亲妈妈,所以你也是在哄大姐姐吗?”



原本在旁边的滑梯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旁边,晶晶亮的眼睛好奇地在两个“玩亲亲”的大人之间来回转。



天呐!这,这个小孩子是谁?!啊!!居然还被看见了!



夏眠顿时充血指数爆表,一张脸红得都快要可以滴出血来。



她忽地从秋千板上站起,使劲推开了挡在前面的邪恶男人,然后,狂奔起来,一下子便奔出了小公园。



噢,小兔子又逃掉了。



毕明聿惋惜地叹了口气。



“小叔叔,你把大姐姐吓跑了吗?”



“嗯,好像是耶。”无辜的白牙在黄昏的橘光中闪着。



不过,如果下次再遇到了,可不见得会放她走了。



“铃,铃!”隔着牛仔布料紧贴着大腿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嗡嗡嗡震起来。



掏出手机,上面显示来电是家里。



不好!不好的预感!



“毕!明!聿!你这个擅自偷拐我女儿的混蛋!天杀的!你快点把朝子带还给我!”



果不其然,听筒才靠近耳边,就传来了如地狱寒冰的魔鬼的声音。



佐藤治暴怒地用自己的母语对着毕明聿的耳膜怒吼。


追記を閉じる▲

FC2blog 题目: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2009/04/10 00:17] | 未分类
引用:(0) |


梅子
喂喂喂亲爱的,我说你都没有留言板吗~~~
再来跪一记,我才看到乃在我BO的留言~【捂脸~】
LINKLINK啊~~~

留言:を閉じ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