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后3点半。



清静的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偶尔闲闲地路过。



一个大概是20岁,身材娇小的女孩站在路边一棵绿化树下,身上穿着一件及膝的小碎花连衣裙,露出一节嫩白的小腿和蹬着米色凉拖的纤足。



柔亮的长发被她全部拨到一边垂在胸前,额上薄软的刘海被偶尔的风扬起,淘气地拍打着光洁的额头。虽然白皙圆润的脸蛋被盛夏灼得粉嫩嫩的,但唇角的甜笑没一丝的不耐。一双水润的眼睛盈满等待,时不时地看向对街的转角处。




她好像,是在等人。








可是时间慢慢过去,对街那边的转角处却一直都没有出现她等待的人,那双水亮的眼睛开始浮出一丝的暗淡。



终于,她拿出提包里的手机。但,才摁了一个号码,手机熟悉的铃声刚好飘出来,萤幕上的名字闪烁着,她的眼睛顿时又恢复了水亮。



“喂。”软软的声音中夹带着小小的撒娇。



“……”甜笑僵在了唇角,哽住的喉咙艰涩的发出声音:“为什么?”



可是那头似乎并没有给她答案便挂了电话,她缓缓放下拿着手机的右手,垂在身侧,眼神呆呆地望着仍旧空无一人的对街转角。



手里拿着的手机“啪”地掉在地上,萤幕闪了闪,最后变成一片黑。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说好一起出来看电影,现在却接到“他”一通电话说来不了,末了还对她提出了分手,也不解释清楚就挂了电话。



不是好好的吗?明明之前一切都挺好的啊。



可是她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却等来了分手的电话。



茫茫然的弯身捡起黑屏的手机,眼角瞥到树根处一朵小白菊,她探手摘下。



直起身,把手机放回提包里,她开始一瓣瓣地摘掉花瓣,一边摘一边重复着“他是在开玩笑,他是说真的,他是在开玩笑,他是说真的……”



待只剩光秃秃的花心时,手里最后一瓣停留在“真的”的尾音中,最后轻飘飘地掉在先前飘落的花瓣中。



就连想欺骗自己都不行了,自己好像真的被莫名奇妙地甩了。



夏眠怔怔的看着人来人往,鼻子泛起的酸意直冲向眼眶,在眼泪就快要流下时,她忽地蹲下身。



* * *



咖啡馆靠窗座位上的男人浅啜一口冰拿铁,身上红蓝细条纹的衬衫,领口处开了最上面的两个扣子,露出一小片麦色的皮肤。



麦色的脸被咖啡杯遮去了一部分,只看得见深色的眼睛还有直而挺的鼻梁,带着一股逼人的英气,不过自然垂散在颊边的头发,削弱了立体的五官带来的犀利感。



浓黑的眉在咖啡滑过喉间时满意地飞了飞,重新啜了一口薄唇才离开杯子,现出了刚才被遮住的下颚,冒出的青黑色的胡渣让他整张脸多了另一丝特别的味道。





咽下口里浓香的咖啡,那双深黑的眼继续盯着站在树下,脸上有甜美笑容的女孩。



她在等人吗?



应该是,而且那个人大概还是她男朋友,这从她脸上幸福洋溢的表情可以猜的出来。



可是都快半个小时了,为什么她等的那个人还没来?为什么她的甜笑没有消减?



就在毕明聿好奇这个女人究竟可以等多久时,他看见她接了个电话,但是原先挂在她脸上热情甜美的表情,却瞬间僵在脸上,手机甚至掉到地上。



接着他看见她弯腰捡起手机,起身时手上除了应该坏掉的手机,还多了一朵白雏菊。





正奇怪她摘花做什么的时候,她把手机收回提包,拿着手上的白雏菊,专心致志地一瓣一瓣地摘掉花瓣,口中好像念念有词似。






毕明聿眼里充满兴味地看着她这个举动,薄唇微微地扬起。








没一会,她脚边已散落了零零落落的白色花瓣。



摘完了最后一瓣,她怔怔地愣了一下,随后也不顾来往的行人,就在那里蹲了下来。头埋进膝盖里,手臂环住整个脑袋像要阻隔了别人的纷扰,及膝的裙子垂摆在身后的地上。



好一会他都没有看到她有动静。经过她身边的路人奇怪的忘了她一眼,又走开了。



最后喝了一口拿铁,他招手买单,起身,走出咖啡馆。



出来后,长腿往左边移步,转进同咖啡馆挨着的花店,同老板娘要了一束白色的雏菊——单单白雏菊,不要任何装饰的花草。



离开了花店,毕明聿单手拿着那束雏菊,慢条斯理地朝蹲着的女孩走过去。在那个女孩面前蹲下来,用手里的雏菊碰了碰她的手臂。



“小女孩,你的小裤裤走光咯。”低沉的声音有些吊儿郎当。



埋着脸的女孩双手伸到身后,忽然抬起头叫了一声“啊!”然后飞快地把裙摆扫进臀腿间。



既然敢在路边就蹲下来哭,居然没注意这种事。毕明聿有些失笑。



“你,你,色狼!”夏眠泪珠涟涟的脸蛋涨红,羞恼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毕明聿挑了挑左眉。



小女孩,真的想色的时候,才不会好心提醒你收起这美味的冰淇淋。



不过他只是耸了耸肩,然后,把手里白色的雏菊推到她眼前。



夏眠双眉扭结,一脸警觉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和捧到她面前的一束雏菊。



“这束花送给你,别哭了。女孩子要笑比较可爱。”对于她的戒备,毕明聿倒是不甚在意,径自拉过她的手把花束塞进她手心里,甚至伸出邪恶的双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双颊,扯开她的唇角。



“你,你干嘛?”夏眠拍掉蹂躏自己脸蛋的双手,不解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跑过来打断她,自己又不认识他。



“我……”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



火热的盛夏里突然响起了圣诞的儿歌,这让夏眠有些错愕。



正在想是哪个不正常的人时,她看见身前的男人站起身,然后掏出裤兜里的手机。



那首儿歌正从那部手机震天价响地传出来。。



夏眠惊愕得瞪大了眼睛望着毕明聿,但他只是神情自然地按下通话键,中断了可笑的铃声。



“moshi moshi。”标准的日文发音。



听到他说的是日文,夏眠心里的警觉顿时又提升起来,看了看还在通话的男人,她突然站起身。



原本是想趁空离开这个奇怪的男人,可是蹲得久一下子起身,血糖供应不上来,她眼前突然一黑。



“小心!”就在她差点软倒前,正在通话的毕明聿分神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臂。



虽然继续着未断的电话,但抓着夏眠的大手,在确定她站稳之前并没打算松开。



“不用你管!”一待眼前的昏暗散去,夏眠挣脱他的手,小跑着往对街跑。



毕明聿反应过来时,夏眠已经跑到对街了。



看着急匆匆逃离的身影,他深黑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追記を閉じる▲
午后3点半。



清静的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偶尔闲闲地路过。



一个大概是20岁,身材娇小的女孩站在路边一棵绿化树下,身上穿着一件及膝的小碎花连衣裙,露出一节嫩白的小腿和蹬着米色凉拖的纤足。



柔亮的长发被她全部拨到一边垂在胸前,额上薄软的刘海被偶尔的风扬起,淘气地拍打着光洁的额头。虽然白皙圆润的脸蛋被盛夏灼得粉嫩嫩的,但唇角的甜笑没一丝的不耐。一双水润的眼睛盈满等待,时不时地看向对街的转角处。




她好像,是在等人。








可是时间慢慢过去,对街那边的转角处却一直都没有出现她等待的人,那双水亮的眼睛开始浮出一丝的暗淡。



终于,她拿出提包里的手机。但,才摁了一个号码,手机熟悉的铃声刚好飘出来,萤幕上的名字闪烁着,她的眼睛顿时又恢复了水亮。



“喂。”软软的声音中夹带着小小的撒娇。



“……”甜笑僵在了唇角,哽住的喉咙艰涩的发出声音:“为什么?”



可是那头似乎并没有给她答案便挂了电话,她缓缓放下拿着手机的右手,垂在身侧,眼神呆呆地望着仍旧空无一人的对街转角。



手里拿着的手机“啪”地掉在地上,萤幕闪了闪,最后变成一片黑。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说好一起出来看电影,现在却接到“他”一通电话说来不了,末了还对她提出了分手,也不解释清楚就挂了电话。



不是好好的吗?明明之前一切都挺好的啊。



可是她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却等来了分手的电话。



茫茫然的弯身捡起黑屏的手机,眼角瞥到树根处一朵小白菊,她探手摘下。



直起身,把手机放回提包里,她开始一瓣瓣地摘掉花瓣,一边摘一边重复着“他是在开玩笑,他是说真的,他是在开玩笑,他是说真的……”



待只剩光秃秃的花心时,手里最后一瓣停留在“真的”的尾音中,最后轻飘飘地掉在先前飘落的花瓣中。



就连想欺骗自己都不行了,自己好像真的被莫名奇妙地甩了。



夏眠怔怔的看着人来人往,鼻子泛起的酸意直冲向眼眶,在眼泪就快要流下时,她忽地蹲下身。



* * *



咖啡馆靠窗座位上的男人浅啜一口冰拿铁,身上红蓝细条纹的衬衫,领口处开了最上面的两个扣子,露出一小片麦色的皮肤。



麦色的脸被咖啡杯遮去了一部分,只看得见深色的眼睛还有直而挺的鼻梁,带着一股逼人的英气,不过自然垂散在颊边的头发,削弱了立体的五官带来的犀利感。



浓黑的眉在咖啡滑过喉间时满意地飞了飞,重新啜了一口薄唇才离开杯子,现出了刚才被遮住的下颚,冒出的青黑色的胡渣让他整张脸多了另一丝特别的味道。





咽下口里浓香的咖啡,那双深黑的眼继续盯着站在树下,脸上有甜美笑容的女孩。



她在等人吗?



应该是,而且那个人大概还是她男朋友,这从她脸上幸福洋溢的表情可以猜的出来。



可是都快半个小时了,为什么她等的那个人还没来?为什么她的甜笑没有消减?



就在毕明聿好奇这个女人究竟可以等多久时,他看见她接了个电话,但是原先挂在她脸上热情甜美的表情,却瞬间僵在脸上,手机甚至掉到地上。



接着他看见她弯腰捡起手机,起身时手上除了应该坏掉的手机,还多了一朵白雏菊。





正奇怪她摘花做什么的时候,她把手机收回提包,拿着手上的白雏菊,专心致志地一瓣一瓣地摘掉花瓣,口中好像念念有词似。






毕明聿眼里充满兴味地看着她这个举动,薄唇微微地扬起。








没一会,她脚边已散落了零零落落的白色花瓣。



摘完了最后一瓣,她怔怔地愣了一下,随后也不顾来往的行人,就在那里蹲了下来。头埋进膝盖里,手臂环住整个脑袋像要阻隔了别人的纷扰,及膝的裙子垂摆在身后的地上。



好一会他都没有看到她有动静。经过她身边的路人奇怪的忘了她一眼,又走开了。



最后喝了一口拿铁,他招手买单,起身,走出咖啡馆。



出来后,长腿往左边移步,转进同咖啡馆挨着的花店,同老板娘要了一束白色的雏菊——单单白雏菊,不要任何装饰的花草。



离开了花店,毕明聿单手拿着那束雏菊,慢条斯理地朝蹲着的女孩走过去。在那个女孩面前蹲下来,用手里的雏菊碰了碰她的手臂。



“小女孩,你的小裤裤走光咯。”低沉的声音有些吊儿郎当。



埋着脸的女孩双手伸到身后,忽然抬起头叫了一声“啊!”然后飞快地把裙摆扫进臀腿间。



既然敢在路边就蹲下来哭,居然没注意这种事。毕明聿有些失笑。



“你,你,色狼!”夏眠泪珠涟涟的脸蛋涨红,羞恼地瞪着眼前的男人。



毕明聿挑了挑左眉。



小女孩,真的想色的时候,才不会好心提醒你收起这美味的冰淇淋。



不过他只是耸了耸肩,然后,把手里白色的雏菊推到她眼前。



夏眠双眉扭结,一脸警觉地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和捧到她面前的一束雏菊。



“这束花送给你,别哭了。女孩子要笑比较可爱。”对于她的戒备,毕明聿倒是不甚在意,径自拉过她的手把花束塞进她手心里,甚至伸出邪恶的双手捏了捏她粉嫩的双颊,扯开她的唇角。



“你,你干嘛?”夏眠拍掉蹂躏自己脸蛋的双手,不解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跑过来打断她,自己又不认识他。



“我……”



“jingle bells,jingle bells,jingle all the way……”



火热的盛夏里突然响起了圣诞的儿歌,这让夏眠有些错愕。



正在想是哪个不正常的人时,她看见身前的男人站起身,然后掏出裤兜里的手机。



那首儿歌正从那部手机震天价响地传出来。。



夏眠惊愕得瞪大了眼睛望着毕明聿,但他只是神情自然地按下通话键,中断了可笑的铃声。



“moshi moshi。”标准的日文发音。



听到他说的是日文,夏眠心里的警觉顿时又提升起来,看了看还在通话的男人,她突然站起身。



原本是想趁空离开这个奇怪的男人,可是蹲得久一下子起身,血糖供应不上来,她眼前突然一黑。



“小心!”就在她差点软倒前,正在通话的毕明聿分神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臂。



虽然继续着未断的电话,但抓着夏眠的大手,在确定她站稳之前并没打算松开。



“不用你管!”一待眼前的昏暗散去,夏眠挣脱他的手,小跑着往对街跑。



毕明聿反应过来时,夏眠已经跑到对街了。



看着急匆匆逃离的身影,他深黑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FC2blog 题目: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2009/04/09 23:10] | 未分类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