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肆虐的狂風,在今天漸漸地弱化,只在偶爾會不甘地卷著暴雨掠過頰邊,而原本稀稀疏疏的雨卻在下午像是突然暴怒般,猛烈地從灰沉的高空擊下來,打在並不算大的傘面上,那巨大的聲響在某一時刻甚至給人下冰雹的錯覺,可撞破的水滴濺在膚上的濕涼卻提醒著那確實是雨。

寒意就從被雨水泡得濕透的足尖,透過細密的感應神經爬上後頸引來一陣發麻,再又滑下脊骨激起全身的戰慄,毛孔在瞬間張開。夏季里的冷顫,是這場突如其來的颱風捲來的最強烈的膚觸。

然後,在達到最高潮時,緩緩地平復,遺留下來的,是被沖刷過的乾淨空氣,是煥然一新的世界。僅僅是一夜一晝,便將氾濫的污濁沖洗一空。是颱風。

過境后,喜歡,雖然潮濕又粘膩。


追記を閉じる▲
昨夜肆虐的狂風,在今天漸漸地弱化,只在偶爾會不甘地卷著暴雨掠過頰邊,而原本稀稀疏疏的雨卻在下午像是突然暴怒般,猛烈地從灰沉的高空擊下來,打在並不算大的傘面上,那巨大的聲響在某一時刻甚至給人下冰雹的錯覺,可撞破的水滴濺在膚上的濕涼卻提醒著那確實是雨。

寒意就從被雨水泡得濕透的足尖,透過細密的感應神經爬上後頸引來一陣發麻,再又滑下脊骨激起全身的戰慄,毛孔在瞬間張開。夏季里的冷顫,是這場突如其來的颱風捲來的最強烈的膚觸。

然後,在達到最高潮時,緩緩地平復,遺留下來的,是被沖刷過的乾淨空氣,是煥然一新的世界。僅僅是一夜一晝,便將氾濫的污濁沖洗一空。是颱風。

過境后,喜歡,雖然潮濕又粘膩。

[2009/09/16 00:47] | diary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