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

圣诞节,出去庆祝?庆祝什么呢,这个并不属于我们的节日。
不过又是一个出去吃吃喝喝逍遥打滚的借口罢了,大摇大摆揣着银兜,杀气腾腾地直奔肉而去。
曾经轰隆轰隆,像开着加强引擎的火车那般喧嚣着穿过大街小巷,一字排开,围成圆圈。
现在,剩了那么零零星星的4个人。
心酸么?抑或觉得有那么一丝悲凉或是苦涩?
不,我们依旧笑得洒脱,吃喝得毫无形象。
纵使感叹着——唉,当初那么浩浩荡荡的8个人,现在却独留了4个人的小分队。
却也觉得,该去则去,那些离队的,抑或是被我们这些小肚鸡肠的小女人所疏离了的
或许,是我们不同路,曾经,同路。那也就够了,至少曾经相偕走过。
而依旧停驻眼前的这些可爱的笑靥,即便走过了纠缠、别扭、猜疑、恼怒,仍然咧了嘴没有隐藏地笑着。

剩余的4人到底能走多远?
唔,每人尽最大努力把脚向前迈开
像接龙一样往后连上,那也还能走上2米远,吧?
不管怎么样的路,现在能一起走就够了。

过去的

曾经,也曾豪气万丈地像许与山盟海誓般,彼此约定
——以后毕业了也要经常一起出来吃吃饭,喝喝咖啡哦
憧憬抑或幻想着某年某月某天,我们依旧在,一起。
可现在,言语尚未消散,时间和空间却磨淡了曾经的约束
电话越来越少,聊天的次数由曾经的每星期一次,渐减为一个月一次、两个月一次……
还不曾真正的出了大社会,拉紧的手却已经被冲击得松垮

未来的

但是,至少现在,你还会软软地唤一声“邱~”,你也还会久久地约我出去喝杯茶也好,吃个布丁也好,而你,甚至会猥琐地对着我直言不讳你现在看的AV也换口味了啊。
这一些,都还存在着,即便在空气中脆弱地有些摇摇欲坠。
那也就够了。
不管你毕了业,过了几年后,是否还真的记得曾经的约定,
或者是否还真的能记住曾经在你身边存在过我,
而我是否也会记得你,
可是,我们真的曾经说过“毕业后要常常一起出来聚一聚哦~”


追記を閉じる▲
现在的

圣诞节,出去庆祝?庆祝什么呢,这个并不属于我们的节日。
不过又是一个出去吃吃喝喝逍遥打滚的借口罢了,大摇大摆揣着银兜,杀气腾腾地直奔肉而去。
曾经轰隆轰隆,像开着加强引擎的火车那般喧嚣着穿过大街小巷,一字排开,围成圆圈。
现在,剩了那么零零星星的4个人。
心酸么?抑或觉得有那么一丝悲凉或是苦涩?
不,我们依旧笑得洒脱,吃喝得毫无形象。
纵使感叹着——唉,当初那么浩浩荡荡的8个人,现在却独留了4个人的小分队。
却也觉得,该去则去,那些离队的,抑或是被我们这些小肚鸡肠的小女人所疏离了的
或许,是我们不同路,曾经,同路。那也就够了,至少曾经相偕走过。
而依旧停驻眼前的这些可爱的笑靥,即便走过了纠缠、别扭、猜疑、恼怒,仍然咧了嘴没有隐藏地笑着。

剩余的4人到底能走多远?
唔,每人尽最大努力把脚向前迈开
像接龙一样往后连上,那也还能走上2米远,吧?
不管怎么样的路,现在能一起走就够了。

过去的

曾经,也曾豪气万丈地像许与山盟海誓般,彼此约定
——以后毕业了也要经常一起出来吃吃饭,喝喝咖啡哦
憧憬抑或幻想着某年某月某天,我们依旧在,一起。
可现在,言语尚未消散,时间和空间却磨淡了曾经的约束
电话越来越少,聊天的次数由曾经的每星期一次,渐减为一个月一次、两个月一次……
还不曾真正的出了大社会,拉紧的手却已经被冲击得松垮

未来的

但是,至少现在,你还会软软地唤一声“邱~”,你也还会久久地约我出去喝杯茶也好,吃个布丁也好,而你,甚至会猥琐地对着我直言不讳你现在看的AV也换口味了啊。
这一些,都还存在着,即便在空气中脆弱地有些摇摇欲坠。
那也就够了。
不管你毕了业,过了几年后,是否还真的记得曾经的约定,
或者是否还真的能记住曾经在你身边存在过我,
而我是否也会记得你,
可是,我们真的曾经说过“毕业后要常常一起出来聚一聚哦~”

[2009/12/26 05:22] | diary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