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又失眠了啊……跪。。。。失眠什么的最讨厌了!
不知道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了啊(所谓的烦心事就是众老师销魂的期末大作业,跪),还是这潮湿的天气导致,连续几天都在床上翻滚好久才能入眠。今天尤其销魂OTZ,2点左右赶完周五的作业爬床躺倒,看了一会川井,2点半左右合眼,销魂地,翻滚了一个多钟头,直到3点多还睡不着。

这中间,有偶尔路过的雨声,有被拂得沙沙作响的树叶摩擦声,然后还有,发情的猫叫声。因为这阵猫叫,突然便忆起了好远以前的自己——

还小的时候,还什么都懵懂半知的年纪时,对于夜里及其异于常态的猫叫总抱有一种恐惧的心理——不知从哪听来,说猫咪的眼睛可以看见人眼所看不到的灵异,当它们看到时就会发出阵阵怪异的叫声,当然,这些长大后便知晓纯属无稽之谈了。可是那时还是孩子的自己一直深信不疑,好久好久,以至于每次在半夜时听到那样的叫声,总是急索索地盖紧了杯子,身子蜷成一团。

而对这些总是在半夜里出现的声音,包括风声,雨声什么的,有过一段最敏感最战战兢兢的时段。那时在爸爸刚去世没多久的时候,那时的自己在漆黑的夜里总是像一只受惊的老鼠一样,每天晚上已到了要睡觉的时刻,房间彻底暗下来,心里就开始蠢蠢一股不安,紧绷着神经注意着房间周围的动静。胆小地紧闭着双眼,连脸都不敢露出被子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把身子蜷得更小团。于是通常是直到精神枯竭了,遭不起我如此折腾时,身体慢慢进入沉睡状态。

感觉很可笑吧。有人也许会说,那个人是自己的爸爸,有什么好怕的,即便真出现什么灵异,有人日思夜想还梦不到死去的亲人呢。但是,胆小的我,自小便怕黑怕鬼故事的我,亲眼,睁大了眼地看过爸爸因为车祸而被撞得惨不忍睹的遗容,在冰冷的殡仪馆。那一眼,在当时还14岁的我心里残留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的阴影,即使告诉自己那是疼自己的爸爸也说服不了。如果没有见过,如果保存着爸爸一直以来的脸容在脑海里,那段时间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是以脑海里的形象出现,或许即便胆小如鼠的我也可以很激动地接受,但是我看过了,于是最后的脸容替换了脑海里的影像。

然后,突然变想起了小蓉。我在想,啊,那孩子的爸爸妈妈也是车祸而往的,车祸而亡的人通常面容都变形得厉害,当时的小蓉一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看着那面目全非的双亲?那孩子是不是也在去过冰冷的殡仪馆之后,有过跟我一样的时间呢?可是,当时的我尚且还有妈妈与我彼此依偎,给我搂紧了平抚黑暗里的恐惧,但是小蓉一呢?那时比当时的我还小的小蓉一,在黑暗的夜里,又有谁给他安抚呢?

想起了小梨说的“他会不会也有同龄人该有的惊恐?会不会把头埋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会不会在突然停电的黑暗里忽闪着一双眼睛不知所措?会不会在紧紧抓住被子的边沿即使呼吸困难也不敢伸出头?然后,等到天亮天空晴朗才慢慢地打开窗,劫后余生般地重新仰起脸来。”啊啊,是啊,就算白天有多少人围着他给与爱怜,到了夜里,他只有一个人。他是不是也曾经那样惊恐地抓紧了吼吼的棉被,缩在榻榻米上瑟瑟发抖,却没有一双手可以给他握紧?他是否在无措、伤心、寂寞、恐惧中祈祷、等待着天亮,然后在微缈的晨曦中疲极地合上沉重的眼皮?是否在雨夜中也因为一道强烈的,穿透窗帘把房间打得发亮的闪电,慌乱地把小身子塞进被窝中?……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他开始习惯了,习惯了夜里的猫叫,习惯了沙沙的风声,习惯了电闪雷鸣。

不是所谓的坚强,不是。坚强,是强迫着自己去承受什么,扛起什么,那太过沉重。我觉得我们都只是在生活中被打磨了,自然而然地去习惯什么而已,我如此,我觉得,小蓉也是如此——他渐渐变得习惯。

但是小蓉他的习惯出了偏差,他似乎,开始因为“习惯”这个习惯(呃,好绕啊囧TZ),变得习惯性地去习惯周围,然后渐渐失去了某些情绪,变得如没有风的湖面一样平静,不兴波澜。

于是没有特别的讨厌,相对的,也失去了特别的喜欢,面容姣美的少年变得像一杯久置的汽水,味道未失,却发了激情。于是浅尝轻啜之后便匆匆离去的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没有人停留长久。

直到樱井大叔的出现……

然后这个像缺了某块拼图的孩子,才开始在与樱井的软式吵架中慢慢完整起来。

啊啊,樱井叔,就在加油吧~~o(≧v≦)o~~

(于是,此絮絮叨叨乱语诞生于失眠之夜,因为觉得与其躺床上翻滚不成眠,干脆把想到的一口气说出来了还比较不虚度光阴。然后便爬起来用我扭曲的鸡爪字乱弹了这么一篇,不喜也请不要不文明掐架= =++

于是我发现我内心原来果然好像还是偏心小蓉多点啊,今天终于明白为毛了= =)


追記を閉じる▲
不知道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了啊(所谓的烦心事就是众老师销魂的期末大作业,跪),还是这潮湿的天气导致,连续几天都在床上翻滚好久才能入眠。今天尤其销魂OTZ,2点左右赶完周五的作业爬床躺倒,看了一会川井,2点半左右合眼,销魂地,翻滚了一个多钟头,直到3点多还睡不着。

这中间,有偶尔路过的雨声,有被拂得沙沙作响的树叶摩擦声,然后还有,发情的猫叫声。因为这阵猫叫,突然便忆起了好远以前的自己——

还小的时候,还什么都懵懂半知的年纪时,对于夜里及其异于常态的猫叫总抱有一种恐惧的心理——不知从哪听来,说猫咪的眼睛可以看见人眼所看不到的灵异,当它们看到时就会发出阵阵怪异的叫声,当然,这些长大后便知晓纯属无稽之谈了。可是那时还是孩子的自己一直深信不疑,好久好久,以至于每次在半夜时听到那样的叫声,总是急索索地盖紧了杯子,身子蜷成一团。

而对这些总是在半夜里出现的声音,包括风声,雨声什么的,有过一段最敏感最战战兢兢的时段。那时在爸爸刚去世没多久的时候,那时的自己在漆黑的夜里总是像一只受惊的老鼠一样,每天晚上已到了要睡觉的时刻,房间彻底暗下来,心里就开始蠢蠢一股不安,紧绷着神经注意着房间周围的动静。胆小地紧闭着双眼,连脸都不敢露出被子外,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把身子蜷得更小团。于是通常是直到精神枯竭了,遭不起我如此折腾时,身体慢慢进入沉睡状态。

感觉很可笑吧。有人也许会说,那个人是自己的爸爸,有什么好怕的,即便真出现什么灵异,有人日思夜想还梦不到死去的亲人呢。但是,胆小的我,自小便怕黑怕鬼故事的我,亲眼,睁大了眼地看过爸爸因为车祸而被撞得惨不忍睹的遗容,在冰冷的殡仪馆。那一眼,在当时还14岁的我心里残留了好长好长一段时间的阴影,即使告诉自己那是疼自己的爸爸也说服不了。如果没有见过,如果保存着爸爸一直以来的脸容在脑海里,那段时间如果真的出现什么,是以脑海里的形象出现,或许即便胆小如鼠的我也可以很激动地接受,但是我看过了,于是最后的脸容替换了脑海里的影像。

然后,突然变想起了小蓉。我在想,啊,那孩子的爸爸妈妈也是车祸而往的,车祸而亡的人通常面容都变形得厉害,当时的小蓉一是什么样的表情呢,看着那面目全非的双亲?那孩子是不是也在去过冰冷的殡仪馆之后,有过跟我一样的时间呢?可是,当时的我尚且还有妈妈与我彼此依偎,给我搂紧了平抚黑暗里的恐惧,但是小蓉一呢?那时比当时的我还小的小蓉一,在黑暗的夜里,又有谁给他安抚呢?

想起了小梨说的“他会不会也有同龄人该有的惊恐?会不会把头埋在被子里瑟瑟发抖?会不会在突然停电的黑暗里忽闪着一双眼睛不知所措?会不会在紧紧抓住被子的边沿即使呼吸困难也不敢伸出头?然后,等到天亮天空晴朗才慢慢地打开窗,劫后余生般地重新仰起脸来。”啊啊,是啊,就算白天有多少人围着他给与爱怜,到了夜里,他只有一个人。他是不是也曾经那样惊恐地抓紧了吼吼的棉被,缩在榻榻米上瑟瑟发抖,却没有一双手可以给他握紧?他是否在无措、伤心、寂寞、恐惧中祈祷、等待着天亮,然后在微缈的晨曦中疲极地合上沉重的眼皮?是否在雨夜中也因为一道强烈的,穿透窗帘把房间打得发亮的闪电,慌乱地把小身子塞进被窝中?……

然后,慢慢地,慢慢地,他开始习惯了,习惯了夜里的猫叫,习惯了沙沙的风声,习惯了电闪雷鸣。

不是所谓的坚强,不是。坚强,是强迫着自己去承受什么,扛起什么,那太过沉重。我觉得我们都只是在生活中被打磨了,自然而然地去习惯什么而已,我如此,我觉得,小蓉也是如此——他渐渐变得习惯。

但是小蓉他的习惯出了偏差,他似乎,开始因为“习惯”这个习惯(呃,好绕啊囧TZ),变得习惯性地去习惯周围,然后渐渐失去了某些情绪,变得如没有风的湖面一样平静,不兴波澜。

于是没有特别的讨厌,相对的,也失去了特别的喜欢,面容姣美的少年变得像一杯久置的汽水,味道未失,却发了激情。于是浅尝轻啜之后便匆匆离去的人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没有人停留长久。

直到樱井大叔的出现……

然后这个像缺了某块拼图的孩子,才开始在与樱井的软式吵架中慢慢完整起来。

啊啊,樱井叔,就在加油吧~~o(≧v≦)o~~

(于是,此絮絮叨叨乱语诞生于失眠之夜,因为觉得与其躺床上翻滚不成眠,干脆把想到的一口气说出来了还比较不虚度光阴。然后便爬起来用我扭曲的鸡爪字乱弹了这么一篇,不喜也请不要不文明掐架= =++

于是我发现我内心原来果然好像还是偏心小蓉多点啊,今天终于明白为毛了= =)

[2010/01/06 11:30] | 日高婶TVT
引用:(0) |

No title
小夭
有所谓感同身受,内们俩是相互理解了人所不能了解之痛TAT揉你头毛





Re: No title
hachi
> 有所谓感同身受,内们俩是相互理解了人所不能了解之痛TAT揉你头毛

啃内=皿=啊啊是啊,是因为能够感同身受啊原来是【喂,内就马后炮吧,在昨晚之前根本没想过这问题吧

腐摸hachi
yili
现在是手机党的某人看完内的呓语腐摸一记~
小时候的记忆都有坏有好,但是都熔在了一起,铸成的韧性又非常相似~我喜欢小蓉的就是这种感觉~(捂脸,
相信亲爱的hachi也是的吧~
唔,我不大敢谈关于小蓉…因为和我家叶警察一样想想就肉疼…(揍…然后滚回课本继续复习OTL

No title
hachi
噗,虎摸yili一哈,内手机上按着不手疼么

嗯嗯,小时候的记忆都有坏有好,但是都熔在了一起,铸成的韧性又非常相似~》》》》》内这句说的真戳俺TVT总之不管是好是坏,当时光荏苒而过,沉淀下来的总是最干净最暖人的~俺现在想想傻爸爸都很开心啊,当然要说一点寂寞木有是瞎掰,但是过去留给俺的都很atatakai~

所以俺坚信小蓉一定会跟俺一样的,就算现在不是,那也不远了~~(大叔)王子骑着白马,就来吻醒沉睡的公主了。嗷俺爱死小都的比喻了

皮埃斯一记:俺提小蓉不肉疼,俺提桂木肝疼囧TZ小蓉是治愈良药啊抹泪

再腐摸一记~hachi
yili
昨天亢奋今天继续被实验考虐到亢奋……
我的肉疼很多种的……小蓉不一样的【肉】【疼】和叶警察的肯定不一样但是都疼~(双关,喷死)
哈哈……桂木虐我我不怕……就怕虐不死我……到现在还没虐死我囧……
link马上弄好~方便以后踩踏囧……

No title
hachi
yili酱,内是M吧= =还是大大的M= =

OTZ想要桂木虐的都是M,嗷,俺不要虐嗷

留言:を閉じる▲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No title
有所谓感同身受,内们俩是相互理解了人所不能了解之痛TAT揉你头毛



2010/01/06(Wed) 20:55 | URL  | 小夭 #-[ 编辑]
Re: No title
> 有所谓感同身受,内们俩是相互理解了人所不能了解之痛TAT揉你头毛

啃内=皿=啊啊是啊,是因为能够感同身受啊原来是【喂,内就马后炮吧,在昨晚之前根本没想过这问题吧
2010/01/06(Wed) 21:03 | URL  | hachi #-[ 编辑]
腐摸hachi
现在是手机党的某人看完内的呓语腐摸一记~
小时候的记忆都有坏有好,但是都熔在了一起,铸成的韧性又非常相似~我喜欢小蓉的就是这种感觉~(捂脸,
相信亲爱的hachi也是的吧~
唔,我不大敢谈关于小蓉…因为和我家叶警察一样想想就肉疼…(揍…然后滚回课本继续复习OTL
2010/01/08(Fri) 18:20 | URL  | yili #-[ 编辑]
No title
噗,虎摸yili一哈,内手机上按着不手疼么

嗯嗯,小时候的记忆都有坏有好,但是都熔在了一起,铸成的韧性又非常相似~》》》》》内这句说的真戳俺TVT总之不管是好是坏,当时光荏苒而过,沉淀下来的总是最干净最暖人的~俺现在想想傻爸爸都很开心啊,当然要说一点寂寞木有是瞎掰,但是过去留给俺的都很atatakai~

所以俺坚信小蓉一定会跟俺一样的,就算现在不是,那也不远了~~(大叔)王子骑着白马,就来吻醒沉睡的公主了。嗷俺爱死小都的比喻了

皮埃斯一记:俺提小蓉不肉疼,俺提桂木肝疼囧TZ小蓉是治愈良药啊抹泪
2010/01/09(Sat) 02:19 | URL  | hachi #-[ 编辑]
再腐摸一记~hachi
昨天亢奋今天继续被实验考虐到亢奋……
我的肉疼很多种的……小蓉不一样的【肉】【疼】和叶警察的肯定不一样但是都疼~(双关,喷死)
哈哈……桂木虐我我不怕……就怕虐不死我……到现在还没虐死我囧……
link马上弄好~方便以后踩踏囧……
2010/01/09(Sat) 09:59 | URL  | yili #-[ 编辑]
No title
yili酱,内是M吧= =还是大大的M= =

OTZ想要桂木虐的都是M,嗷,俺不要虐嗷
2010/01/11(Mon) 16:15 | URL  | hachi #-[ 编辑]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