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还回去。



盯着紧抓在双掌间的光碟,阮恩琪漂亮的双眉微皱,粉红的双唇也不自觉的紧抿着。



手里的光碟是江泊言借给她的,因为是他给的,所以就算已经看完了,但是她不想还回去。可是这一周如果按往常一样去找他没理由压着这张碟不还。



干脆这一周不要去问问题了,下周才去。



可是到了下周她知道自己一定也是不想还的,而且这一周不去,就少了一次机会了。



因为要找到借口才可以看上去光明磊落地去找他,所以阮恩琪每次都会拼命地翻课本找习题里不明白的地方,然后在每周五江泊言的接待学生时间里,捧着一大堆的问题跑去了他的办公室。



虽然每次都是抱着这样不可告人的目的前去,可是每次江泊言开始他耐心详尽的讲解,阮恩琪就会也跟着很专心地听讲。因为如果不专心点,一不留神如果露出了自己的情感就不能再来了。所以每次她总是很认真地听着,在偷来的这段时间里,偷偷地藏起江泊言说的每一句话——就算只是枯燥的讲解也好,只要是他讲的阮恩琪都会小心的藏起。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这样动机不纯的自己很可耻,可是不能自拔,每周只有一次的上课时间根本不够,她想要多些接触他。所以即使觉得可耻,但还是欲罢不能地找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去找江泊言。



上一周,在她问完问题后,江泊言从自己办公桌里的抽屉抽出了一张光碟。



“如果你想再深入了解的话,这张光碟也许可以对你有帮助,你先拿回去看吧。”他笑着递过来给她,右边的脸颊露出了每次都会让阮恩琪心跳不已的小酒窝。



看着伸过来的光碟,阮恩琪的视线却落到了夹着光碟的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的长指,一时间心里竟有些紧张,就那样愣在当场。



“阮恩琪?怎么了?”看她一时发呆,江泊言轻声唤。



眨了眨眼掩饰适才的出神,阮恩琪笑笑地伸出手,“啊,嗯,好。谢谢老师。”



在接过光碟时,伸过去的指尖故意地探远一点点,状似不小心不经意地碰到了光碟下的长指,尺度刚刚好,不会让人生疑的触碰,看上去就真的只是不经意而已。



所以江泊言也没有察觉,只是很平常地收回了手臂。



微凉的触感,只维持了不到两秒。



阮恩琪的心里,刚才还因为短得不能再短的接触而小小地颤动的心情,随着离去的指温也跟着嗖的冷落下来。



可是,还有光碟,老师借了光碟给她。所以阮恩琪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光碟收进包包里,开心地道了别。



光碟在第一晚就已经被她看完了,因为很激动,所以当晚就拿出来看了。



可是看完后她却不想还了,一想到这是江泊言的所有物,她突然就想占为己有了。虽然有了这个想法的瞬间就马上唾弃自己的卑鄙想法,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想占有。



这样的心情在上完江泊言的课后,愈加地焦灼,所以现在才会抓着手里的光碟苦恼地躺在宿舍的床上。



虽然想过可以去买新的碟糊弄着还回去,可是这样的碟在市面上很难找的到。



想不到方法,阮恩琪烦闷的转过身趴卧在床上,将自己的脸迈进旁边整齐叠高的被褥里。

“呜……”可恶,以前看着周围有女生收藏喜欢男生的物件时,自己还满脸的不屑,可现在的自己不就在做着让自己不屑的事情嘛。



just阮恩琪的小桥段,请等待慢慢无绝期的铺展吧。


追記を閉じる▲
不想还回去。



盯着紧抓在双掌间的光碟,阮恩琪漂亮的双眉微皱,粉红的双唇也不自觉的紧抿着。



手里的光碟是江泊言借给她的,因为是他给的,所以就算已经看完了,但是她不想还回去。可是这一周如果按往常一样去找他没理由压着这张碟不还。



干脆这一周不要去问问题了,下周才去。



可是到了下周她知道自己一定也是不想还的,而且这一周不去,就少了一次机会了。



因为要找到借口才可以看上去光明磊落地去找他,所以阮恩琪每次都会拼命地翻课本找习题里不明白的地方,然后在每周五江泊言的接待学生时间里,捧着一大堆的问题跑去了他的办公室。



虽然每次都是抱着这样不可告人的目的前去,可是每次江泊言开始他耐心详尽的讲解,阮恩琪就会也跟着很专心地听讲。因为如果不专心点,一不留神如果露出了自己的情感就不能再来了。所以每次她总是很认真地听着,在偷来的这段时间里,偷偷地藏起江泊言说的每一句话——就算只是枯燥的讲解也好,只要是他讲的阮恩琪都会小心的藏起。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这样动机不纯的自己很可耻,可是不能自拔,每周只有一次的上课时间根本不够,她想要多些接触他。所以即使觉得可耻,但还是欲罢不能地找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去找江泊言。



上一周,在她问完问题后,江泊言从自己办公桌里的抽屉抽出了一张光碟。



“如果你想再深入了解的话,这张光碟也许可以对你有帮助,你先拿回去看吧。”他笑着递过来给她,右边的脸颊露出了每次都会让阮恩琪心跳不已的小酒窝。



看着伸过来的光碟,阮恩琪的视线却落到了夹着光碟的那骨节分明的修长的长指,一时间心里竟有些紧张,就那样愣在当场。



“阮恩琪?怎么了?”看她一时发呆,江泊言轻声唤。



眨了眨眼掩饰适才的出神,阮恩琪笑笑地伸出手,“啊,嗯,好。谢谢老师。”



在接过光碟时,伸过去的指尖故意地探远一点点,状似不小心不经意地碰到了光碟下的长指,尺度刚刚好,不会让人生疑的触碰,看上去就真的只是不经意而已。



所以江泊言也没有察觉,只是很平常地收回了手臂。



微凉的触感,只维持了不到两秒。



阮恩琪的心里,刚才还因为短得不能再短的接触而小小地颤动的心情,随着离去的指温也跟着嗖的冷落下来。



可是,还有光碟,老师借了光碟给她。所以阮恩琪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光碟收进包包里,开心地道了别。



光碟在第一晚就已经被她看完了,因为很激动,所以当晚就拿出来看了。



可是看完后她却不想还了,一想到这是江泊言的所有物,她突然就想占为己有了。虽然有了这个想法的瞬间就马上唾弃自己的卑鄙想法,可是即使如此还是想占有。



这样的心情在上完江泊言的课后,愈加地焦灼,所以现在才会抓着手里的光碟苦恼地躺在宿舍的床上。



虽然想过可以去买新的碟糊弄着还回去,可是这样的碟在市面上很难找的到。



想不到方法,阮恩琪烦闷的转过身趴卧在床上,将自己的脸迈进旁边整齐叠高的被褥里。

“呜……”可恶,以前看着周围有女生收藏喜欢男生的物件时,自己还满脸的不屑,可现在的自己不就在做着让自己不屑的事情嘛。



just阮恩琪的小桥段,请等待慢慢无绝期的铺展吧。

FC2blog 题目:突发奇想的小故事 - 博客分类:小说文学

[2009/04/09 23:28] | 小桥段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