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是例行的归校日,卻在平常的歸校時間下起了雨,在已經打算好第二天一早再早起回去時,雨絲卻在9點左右戛然而止。

是個不尷不尬的時間——不能算晚,在這個不論何時都燈火通明的城市裡,即使是午夜的12點,天空都是亮得發紅;卻也不能算早,對於提著筆記本的我來說,這個時間在夜路上藏匿著太多不安定。

遲疑著,向坐在電腦前的弟弟開了口,央他陪著我一齊去學校。原本心中抱著的寄望並不大的——他是個曾經只是下樓幫忙提行李都會黑著臉發脾氣的孩子——可是他卻在簡單地詢問了所需時間后沒有猶豫地點了頭。真的,在那一刹那,我是真的感動著,欣喜著——啊,他啊,是真真切切地長大了呢。

安靜地穿鞋,安靜地幫我提筆記本,安靜地坐在車上,只是這樣安靜地陪著我在行進的車途上。即便在中途換乘等車時,他搔著頭抱怨著因為吃太多而不舒服的肚子,卻並沒有說出“我不舒服,先回去”這樣的話,只是靜靜地站在身旁陪著等車。而我,雖然有一瞬間的衝動想讓他先行回家,卻在看到兩人手中沉甸甸的筆記本時把話吞了回去。心裡浮出來的“真是自私”的責備,卻被自己狡辯似的“才不是!只是一起去到學校剛好就可以直接再大門前的車站搭車回家啊!不是很方便嗎?”的強辭死死地按回心底。但其實自己清楚地知道心底那道微弱的聲音是正確的,我卻選擇閉上耳朵。

似乎是在不知不覺中,兩人的角色對調了,我會時不時地依賴著這個唯一在家中的血親,而他幾乎總是沉默著接受我的依賴。

人的寂寞或許真的會啃噬某份堅硬,讓人變得脆弱吧,從前這個被自己視若敝履的弟弟,現在我卻感謝著他的存在……


追記を閉じる▲
今晚是例行的归校日,卻在平常的歸校時間下起了雨,在已經打算好第二天一早再早起回去時,雨絲卻在9點左右戛然而止。

是個不尷不尬的時間——不能算晚,在這個不論何時都燈火通明的城市裡,即使是午夜的12點,天空都是亮得發紅;卻也不能算早,對於提著筆記本的我來說,這個時間在夜路上藏匿著太多不安定。

遲疑著,向坐在電腦前的弟弟開了口,央他陪著我一齊去學校。原本心中抱著的寄望並不大的——他是個曾經只是下樓幫忙提行李都會黑著臉發脾氣的孩子——可是他卻在簡單地詢問了所需時間后沒有猶豫地點了頭。真的,在那一刹那,我是真的感動著,欣喜著——啊,他啊,是真真切切地長大了呢。

安靜地穿鞋,安靜地幫我提筆記本,安靜地坐在車上,只是這樣安靜地陪著我在行進的車途上。即便在中途換乘等車時,他搔著頭抱怨著因為吃太多而不舒服的肚子,卻並沒有說出“我不舒服,先回去”這樣的話,只是靜靜地站在身旁陪著等車。而我,雖然有一瞬間的衝動想讓他先行回家,卻在看到兩人手中沉甸甸的筆記本時把話吞了回去。心裡浮出來的“真是自私”的責備,卻被自己狡辯似的“才不是!只是一起去到學校剛好就可以直接再大門前的車站搭車回家啊!不是很方便嗎?”的強辭死死地按回心底。但其實自己清楚地知道心底那道微弱的聲音是正確的,我卻選擇閉上耳朵。

似乎是在不知不覺中,兩人的角色對調了,我會時不時地依賴著這個唯一在家中的血親,而他幾乎總是沉默著接受我的依賴。

人的寂寞或許真的會啃噬某份堅硬,讓人變得脆弱吧,從前這個被自己視若敝履的弟弟,現在我卻感謝著他的存在……

[2009/09/16 00:20] | diary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