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那只是像掛在電視右上角作裝飾的標誌,在這個深夜卻化爲了實質的存在,落地窗哐噹哐噹地晃蕩,風呼啦呼啦地在夜深人靜的天地間嘶喊著,卻在到達耳蝸深處時隱隱地化爲了低低的悲鳴,像是誰在暗夜裡低泣版。伴隨著的還有一直沒能喘息的枝葉,一直一直地沙沙地發出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歎息。雨滴,也終於忍受不住被狂風刮進雲層的沙塵,“嘶嘶”地落下來,跌在樹上,在屋頂,撞到硬質的水泥地上,最後噼啪噼啪地破碎,簌簌沖刷著地面。

在寂靜的夏夜裡毫不停歇地恣意嬉鬧。是個只能聽到呼啦呼啦噪音的夏夜。狂暴卻又寧靜,混沌卻又清醒……


追記を閉じる▲
原本那只是像掛在電視右上角作裝飾的標誌,在這個深夜卻化爲了實質的存在,落地窗哐噹哐噹地晃蕩,風呼啦呼啦地在夜深人靜的天地間嘶喊著,卻在到達耳蝸深處時隱隱地化爲了低低的悲鳴,像是誰在暗夜裡低泣版。伴隨著的還有一直沒能喘息的枝葉,一直一直地沙沙地發出樹欲靜而風不止的歎息。雨滴,也終於忍受不住被狂風刮進雲層的沙塵,“嘶嘶”地落下來,跌在樹上,在屋頂,撞到硬質的水泥地上,最後噼啪噼啪地破碎,簌簌沖刷著地面。

在寂靜的夏夜裡毫不停歇地恣意嬉鬧。是個只能聽到呼啦呼啦噪音的夏夜。狂暴卻又寧靜,混沌卻又清醒……

[2009/09/16 00:33] | diary
引用:(0) |
留言:
この記事への留言:
留言:を投稿
URL:

密码:
秘密留言: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引用:
この記事の引用 URL
この記事への引用: